JMK ®

undefined    185-0043-1227

女中音歌者漫议—古璇 徐小凤 关牧村 蔡琴

 二维码 99

女中音歌者中,就声线来说古璇跟徐小凤最为接近,远胜吕珊,也超过梁玉嵘。有网帖竟说梁的底气比小凤更深厚,呵呵,殊不知梁的沉厚是练出来的,小凤的沉厚是天生的。

1.jpg

  古氏翻唱不少小凤的歌,刻意展示自身低沉声线,显得有些不甘人后的意思。事实上,古氏确有小凤那种厚实和沧桑的感觉,但远不及小凤天然和自然。一来其嗓音之厚,作痕太重,用意过显,不似小凤那般浑然天成;二来她对小凤曲风的把握,过多强调了沧桑感,且出之以颗粒状的“焦”“糊”之感,这方面风格也确是她特长所在,但小凤的温润、雍和、正大、绵永,就非她所能到了。


  歌手的演唱总有比较突出的几方面特点,模仿者会因着自己的嗓音条件,会对比较接近的某方面予以特别发挥,这一点上有那么些意思了,其余不太像的方面就能遮掩过去。古就是对小凤的沧桑感和浑厚共鸣予以了特别强调,初听时确给人印象甚深。但要细细推敲起来,也只能说是得其形迹而已。譬如习古人法帖,笔笔用意、力求全似,结果却是气象不侔、神采顿殊了。

xinsrc_042070224094628119573139.jpg

  有歌友以“抱成一团”、“圆润”、“弹性”诸语谈论小凤歌艺,确是很有感觉的。小凤的声音是一种浑裹如绵的厚,与古璇、蔡琴都不同。古整体来说有些粗,颗粒感过重,更因着对沧桑意味的刻意追求,显得“捏”和“焦”了;蔡则显得“飘”,她的厚是用气息吁出来的,虽然很舒展,氤氲着雅静的悠长韵味,也较诸一般女歌手有更突出的浑厚共鸣,但终归未到化境,人工作痕未褪,丽君则已到演唱技巧令人不觉之境,小凤更已不必以技巧论之。丽君气韵最为神品,小凤气象已入化境。

  

  两岸三地女中音本就有限,就我听过的几位来说,关牧村甘冽,德德玛质实,罗天婵激亢,蔡琴飘缓,古璇旷野,潘秀琼清苍,小凤绵醇。关牧村的艺术性无人能及,蔡琴的雅静非常突出,潘秀琼格调极高,小凤气象最大,是苍茫浑然。

W020111211443420446470.jpg

  音声的结构上,关牧村是立体的、有纵深的,如煌煌殿堂、层次分明。我感觉她声音的落点是在脑后,以胸音为依托,提到脑后喷出,特别甘醇清冽,她的宽与厚有着一种很亮堂的立体感。

  蔡琴的声音则是平面舒展的,在平缓中又不乏摇曳(有时竟是一种招摇),但层次感跟关没法儿比,她的厚是用气淌出来的,胸音、鼻音都有点儿,但更多地是汇归到嗓子偏下一点,那样悠悠地荡出来的。看到林曦的一篇帖子,点得很准,蔡的声线比小凤尖些、高些,是以气充胸中将之人为推荡开的,往好处说是雅静舒展,其不足是虚飘招摇。不过如此风致正好风行于当今小资时代。

3415498_144631668563_2.jpg

  小凤的声音既不是蔡那种平缓的宽广,也不像关那种立体的层次感,纯是一团气般裹着、团着,她声音没有明显的落点,声场似乎把整个人都笼着,声音是从人身四周浑然涌出的,而且那么“正”(正大中和),是一种如绵的温润,沉着深永而大。

  

  要论艺术性(尤其是美声标准的那种艺术性)的话,小凤当然是不能与关牧村比的;要论声音之比较感性、比较时尚的动听,则小凤自也不及蔡琴。但小凤的好,已不必在这些方面去求了,也就是说,她声音之好已超越了这些方面,就像潘秀琼音声之高格,已令人不必在技巧上去要求她一样,此所谓“乱头粗服,不掩其美”。


 老歌手潘秀琼的中音演唱,有一点病劳劳的感觉,很清苍,是别样的高古。就格调论当在蔡琴之上,与小凤接近,但艺术性不及蔡。

704_285579_626778.jpg

  潘和徐都唱过《叹十声》,潘自有她的好,确是一种老苍的美,表面上看,似乎气有点接不上,其实正体现出笔断意连的甚高功力。不过小凤的这首气象太大,浑厚又悠沉,柔情又大气,是没法儿比的。

  

  潘的嗓音虽然独特,但生理条件不是太好,她的技巧很好地将不足转化成特点甚至优点了。那种病悠悠的老苍感,传达出旷远清苍的境界来。小凤的气比她“正”也比她“壮”,且不乏柔媚,所以表现力更强,涵盖力更广。

  

  潘的歌给人的感觉是在母亲那种年纪以上,所以“淡”的意味多了些,但小凤也“淡”,是“平淡而山高水深”的淡而丰厚有滋味,潘就有些枯淡了。事实上,“平淡”跟“枯淡”不能划等号的。

  

  不过潘的这种偏锋多飞白(小凤则是中锋运笔),确实也达到了极高的境界。她的品格可以称之为“清苍古逸”,是秋老孤梧人白发的感觉。了不起。


文章分类: 听点
分享到: